体彩排列三、福彩3D 2022 262期推荐
乒乓球结合技术—反手快拉上旋球接侧身正手连续
盘点欧冠赛场上六大逆转:巴萨米兰多次成为背景板
欧冠联赛四分之一决赛晋级形势分析
欧冠四分之一决赛晋级的四支球队毫无悬念皇马利物浦拜仁曼城
晋级决赛!女足夺冠奖金曝光韩媒:中国女足连续16年无缘冠军
恭喜中国女足!亚洲杯夺冠之后球迷向中国足协提出三点要求
女足亚洲杯:中国队夺冠
商务部:国内消费市场呈现向好发展态势
长沙雅礼实验中学:“大思政课”弘扬中华体育精神

拨开谎言和骗局我们重新复盘「元宇宙」

在过去的几个月来,雷峰网抱着一颗赤子之心进入了元宇宙领域,从游戏引擎、UGC 社区,到 AI、NFT、脑机接口,通过大量的采访和研究,输出了 元宇宙 · 十日谈 十篇深度内容。

元宇宙 · 十日谈 终篇后,我们也想将这段时间所获得的行业一线 真知灼见 分享给你。无论你是关注这一领域很久的从业者或投资人,还是仅仅对这个领域有些兴趣的 吃瓜群众 ,相信下面的内容都会让你对元宇宙这个全新赛道获得全新的见解。

一方面,炒概念的投机者也更愿意让元宇宙变成一个众人皆可 蹭 的热点,好留下更大的炒作空间,这也变相造成了当下元宇宙赛道良莠不齐的现状。

一方面,元宇宙项目鲜有落地,也少有在相关问题上具有一锤定音说服力的意见领袖。不同行业的人也有如 鸡同鸭讲 ,对元宇宙的认知不能趋同。

有人认为,元宇宙就是玩家在虚拟世界享受游戏,所以如 LayaBox、白鹭科技、罗布乐思这样的企业在游戏与 UGC 工具、社区上苦下功夫;

而 Soul 则认为元宇宙就是用户在虚拟世界中利用虚拟身份互动,所以他们致力于用虚拟身份、AI 匹配社交等方式提高用户的虚拟社交体验;

有很多人则认为 XR 是元宇宙的必要因素,某大厂 XR 实验室的主任曾表示,元宇宙目前还接近科幻,对于做技术的人来讲,不如讨论 XR 还更加落地;

脱胎于工业互联网概念, 工业元宇宙 概念也应运而生,主要利用远程操控、虚拟实境以及模拟孙作功能为工业生产赋能,国内 AR 厂商亮风台的联创唐荣兴也对雷锋网提到过 WorkSpace 的摄像,即利用 AR 设备打破工作中虚拟与现实的界线,赋能生产活动;

而微你社区的创始人马杰思则认为,元宇宙是人类信息传递的升级,从图文信息升级为多模态信息传递,通过元宇宙互联网来传递更多价值。

我们认为,元宇宙并非一种技术,也并非某一单个领域的进步。元宇宙是一个生态,在这个生态中,游戏、社交、AI、区块链等技术将各司其职,起到各自独特的作用。它们中的任何一项技术都不能被单独称为元宇宙,但元宇宙又离不开它们的赋能。

我们构想,在元宇宙的生态中,大而全的数字世界将从本质改变人机交互的模式,多模态交互(比如视、听、触觉等等)将成为新的风潮,而人与虚拟世界的联系也将更加紧密。

我们曾经请教过不少从业者和投资人:什么样的元宇宙项目是靠谱的?而他们的答案总是相似:能够找准用户需求的项目才是好项目。

在需求问题上,我们总结出了一个实用的模型,以三个层次逐级递进,帮助厂商和投资人对项目的需求端进行分析:

1、项目针对的用户需求是真实存在的吗?用户为这种需求的注册 / 付费意愿有多高?

2、这项需求是否能够被实现?现有的技术和产品能不能对本项目进行更高效 / 廉价的平替?

对于企业和厂商来说,很多人都想讲好自己的故事。但能讲好用户故事的人,才往往能够笑到最后。

就比如,在龙光集团任云数字产品经理的颜文峰告诉雷峰网:元宇宙社交不能、也不会成为现实生活社交的平替,因为用户面对面社交的需求是刚性而不会被取代的。云天励飞的 AI 项目经理金攀则表示,因为更繁琐的操作和更分散的信息传递,在元宇宙里购物相比现有的电子购物操作系统,体验可能反而更差。

而某咨询机构的合伙人也持有着相似的观点: 元宇宙要把空间数字化,可目前还没有这样的需求;要把人数字化,可我们也不一定同意,同时还有包含 IP 所有权、隐私安全等一系列的问题。

元宇宙的赛道上,小厂们早已打得火热,而诸如 BAT 这样的传统大厂,则还并未完全入局。

尽管字节斥资 90 天价收购 XR 厂商 PICO、腾讯与 Roblox 达成战略合作、丁磊表示网易完全有能力在元宇宙赛道上快速领跑,但有知情人士称,这些大多都是些防御性的操作,即 先圈地,再跑马 。

在之前 元宇宙 · 十日谈 的文章中,我们讲过米聊的故事。大厂在项目选择上更倾向于能看到实际收益的项目;相反,概率低风险高的项目,即使投资不大也很难推动。

src=图|百度推出的元宇宙社交 APP《希壤》,这也让百度成为了第一个 吃螃蟹 的大厂

除此以外,通过分析 Meta(在几个月前还叫 Facebook)在近半年来的改组历程,我们也发现在大厂里推动新业务需要积极地打破部门墙,从组织结构上先拥抱变化。

这段时间,扎克伯格先是从茫茫多的副总裁中将负责 XR 和元宇宙事务的安德鲁 · 博斯沃思提上 CTO,赋予他能够统筹公司内部各部门的权力;后是改名 Meta,一方面展示了公司转型的决心,另一方面则是在各产品事业部之上增设总公司,让总公司能够进一步低成本地调动各部门资源,可以 集中精力办大事 。

对大厂来说,风险偏好、组织臃肿和思维惯性都容易让他们出现 船大难掉头 的情况。能够利用自身灵活的组织结构,则成了小厂在这个赛道中能够弯道超车的可能性。

一些声音表示,元宇宙这个生态太大,单个或少数巨头难以 通吃 。一位关注元宇宙的 VC 对雷峰网说: 在未来,互联网产业的格局应该不会产生巨变,但随着元宇宙在互联网的进一步深化,一些新的巨头也可能出现,在细分领域做强做深。

在元宇宙,互联网有两条路可以走:‘大互联网道路’和‘区块链道路’。 数字经济与区块链学者,元宇宙投资人吴桐如是说。

前者代表着由现有互联网大厂凭借着规模效应,不断扩大自身规模,将元宇宙置于一个中心化的体系之下。

后者代表着应用了区块链的元宇宙,可以实现权益归用户所有的分布式结构。借用近期大火的概念,可以称之为 Web3.0。在这样的元宇宙也将更加自由与开放,用户对互联网的 社区自治 也将成为可能。

但相比前者,以区块链主导的互联网形态也要考虑到数据安全、国家监管、现有巨头垄断的多方因素。国内目前采用的区块链模式大多还是更加可控的联盟链,即以少数机构和企业联合创设的区块链。

尽管开放程度相较私有链更高,但联盟链的数据仍旧由少数节点方控制,对于产业而言也有产生 托拉斯 (同业公司形成的垄断组织)的风险。

公平 、 效率 和 安全 在这个问题上被认为是一种 不可能三角 ,即三者之中最多能够获得两种,不能 三全其美 。欧科云链的高级研究员孙宇林对雷峰网表示,在这个问题上行业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进一步探讨。

元宇宙是由多种不同的组件构成的生态。在其中,有一些方向还面临着一些技术硬门槛,比如 XR 防晕、强 AI、脑机接口等等;而有一些方向技术已经相对成熟,实现起来比较容易,社区 UGC 就是其中之一。

小虎互联科技副总裁李涛就曾对雷峰网表示过,他曾体验过许多自称 元宇宙 的产品,但进入之后往往发现里面的活跃用户数量屈指可数。而一个网络产品如果没有一定的同时在线用户量,那么用户的体验将没有办法得到保证。

而反观元宇宙第一股 Roblox 之所以可以在发行后的 15 年里一直保持 长青 ,是因为其在发达国家中具有很高的渗透率。高渗透率带来的用户社区与社交关系为 Roblox 在对应市场 挖 开了一道很深的 护城河 。

白鹭科技创始人陈书艺就曾与雷峰网分享过,他关于游戏 UGC 社区的创设路径:

第一步,先通过好玩的 PGC 游戏推广游戏盒子,把 DAU 做到千万以上是一切的前提。

第二步,把用户做起来的同时,通过开放编辑模式,鼓励普通玩家改编自己喜欢的游戏,即制作 Mod。将原先游戏盒子的模式转变为游戏社区。

第三步,充分利用自己成熟的 3D 工具优势,持续打造 UGC 平台生态,掌握平台的主动权。

我们分析过作为国内社交 王者 的微信,尽管坐拥称得上 恐怖 的 10.9 亿日活跃量,但由于与物理世界现实身份的强绑定,使得微信逐渐地成为了一种现实生活中的社交工具,而非用户可以自由表达的 元宇宙 社区。

而腾讯持股的另一个社交平台 Soul 则有锐意向元宇宙进发的气魄。通过虚拟形象创设、AI 匹配社交、语音聊天室等核心功能,Soul 有意地拒绝熟人社交,并着力为用户开辟社交的新场景。这是 Soul 作为 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 能够在社交产品市场逐渐占据一席之地的原因。

另一方面,做社区不能只考虑做社交。腾讯前产品经理黄洁莉对雷锋网表示,做社交其实还得回归内容: 作为元宇宙社交,只要有足够多的用户、有足够多的内容,让他们能够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平台上‘玩’,得到足够多的满足,社交自然就形成了。

在人口迁移的领域里,有人提出了 推拉理论 ——一种将吸引和排斥人口迁入的因素分开讨论的理论模型。在 UGC 社区的建设上,推拉理论仍然可以适用。

一方面,要提高 拉力 ,即加强对用户的激励。迷你世界就推出了十分优厚的开发者扶持计划:包含流量、资金、资金、85% 的分成比例、万元创业补贴、线下基地开发者免费入驻且可享受薪资补贴等扶持措施。这也为迷你世界带来了超过 7000 万的创作者和近 2 亿的创作场景内容量。

令开发者赚到钱,这是 Roblox 中国负责人段志云心中 UGC 建设的重要因素。在 2021 年,罗布乐思为开发者分成了近 3 亿美元,而 Roblox 则也在这一过程中以抽成 65% 的方式获得了巨大利润。与开发者的共生关系,是元宇宙游戏 UGC 能够实现增长的关键。

另一方面,要降低 推力 ,即降低用户开发的门槛。对于 LayaMe 来说,要做成游戏 UGC ——创始人谢成鸿把这个模式描述成 游戏版的抖音 ——首先要在开发者工具上实现优化,具体而言就是为开发者提供无代码的编程工具,即让每个开发者都能够在社区中进行创作,借此来丰富社区中的内容量。

至少在很多人心中,元宇宙必须得有 XR 的介入。雷峰网业内群的一名群友甚至表示,如果没有 XR,那么元宇宙就担不起 宇宙 这个名头。

但在对 VR 和 AR 行业进行了一番了解后,我们发现,XR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是技术上的硬门槛。尽管现在各种 XR 设备打着 4K、5K 的响亮名头,但屏幕距离人眼太近,实际至少需要 8-16k 的分辨率才能达到视网膜效果;屏幕刷新率与延迟又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用户在使用时会不会感到晕眩;当前大多数 VR 设备的还仍然太重,导致长时间的使用会让人十分疲劳;虽然收到巨大期待,但 5G 的数据传输和云算力仍在兑现过程当中;而交互层面上物理反馈的缺失更给 XR 的实际体验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

其次,在用户层面,C 端市场还明显需要培养。这既体现在用户的使用习惯还尚且停留在手机端和 PC、主机端,一时间要扭转这个习惯还比较困难;又体现在 XR 头显设备的价格目前还远不算 亲民 ,消费者也缺乏为 XR 消费的强烈欲望。

尽管经历了 17、18 年后存活下来的 XR 厂商大多都对未来持乐观态度,但对他们来说元宇宙虽然是一个可见的增长点,在当下却终归是 可望而不可即 。

而作为 XR 的 终极进化版 ,脑机接口技术目前也逐渐被大家纳入元宇宙讨论的版图中来。如果能够将人脑与机器进行连接,我们就再也不用透过任何形式的屏幕来感知元宇宙,虚拟与现实的界线可能将会被真正地打破。

科幻 总是美好,然而 科学 仍在砥砺前行。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从事脑机接口技术研究的何晖光教授对雷峰网说,目前脑机接口一个重要的技术难点就在于 如何提高脑机接口的解码效率 。在当下,设备对脑信号的解码速度仅有 200 比特 / 分钟,其中解码效率较高的用户与我们单手使用手机打字的速度一致。这种效率对实现元宇宙的体验还远不达标。

在今年的 GAIR 大会元宇宙分论坛上,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主任沈阳教授就曾指出,元宇宙的发展分有不同的阶段。我们目前正处于从 准元宇宙 (以屏幕介质为主的传播)向 初级元宇宙 (以 XR 设备介质为主的传播)迈进的过程中。

与其做 30 分的 元宇宙 ,不如踏踏实实地做好 80 分的 准元宇宙 。一方面是为下一步技术的变迁积累经验、做好准备,一方面也能留给 XR 行业以足够的发展空间。

实际上,虚拟社交社区、 游戏版抖音 、虚拟人换装……大量的商业模式已经被验证过,且发展得相当成熟。

在这一点上,《绿洲 VR》的经历就很有说服力。在我们之前的文章中就有介绍过,原先《绿洲 VR》在上线之初也是主打 VR 设备相关的功能,而在后续也逐步将产品适配至了 PC 与手机端。对此,创始人尹桑是这么解释的:

第一,一开始我们对 VR 的预期(获取用户)会比较快。实际上没那么快,我们非常客观地认识到了这个判断的错误。第二,我们之前判断移动端没有元宇宙,没有虚拟世界的这个体验和可能性。但是 2020 年,因为疫情我们发现大量的产品在移动端。我在疫情之前对于移动端是非常排斥的。但是 2020 年我们其实做了一些这个反思,所以我们在 20 年底做了一个(移动端)demo,一个月不到就有 100 万注册,在全世界 60 多个国家进入榜单前 50。我们在今年的 6 月发出了正式版,到现在运营了一个多月,现在的 DAU(每日活跃用户量)也有 20 万。用户的使用时长非常长,每个人每天大概 105 到 110 分钟,所以我们就觉得这个事还是大有可为的。

AI 从来是雷峰网所关注的前沿科技领域,但近来,AI 行业的发展却陷入了瓶颈期。

在一线主理 AI 项目的金攀对雷峰网说,现在全 AI 行业都在尝试着寻找新的增长点,想要做 AI+。而元宇宙对于 AI 行业来说是个很好的故事,让从业者再次看到了希望。

在元宇宙里,AI 不仅能够能够在虚拟人支持(比如语音处理、面部表情识别等)、智能体构建等方面为元宇宙用户提供虚拟、智能的陪伴,还能够利用数字孪生、MR 投射等技术为元宇宙世界高效填充人工智能创造的内容(AIGC)。

从 2017 年火到今天,从经济周期角度来预测,NFT 早就应该进入了它的 衰落期 。能够在今天仍然处 持续上升 , 元宇宙 概念的出现和兴起绝对一个重要的因素。

从开价数千万的现象级像素艺术 NFTCrtptoPunk,到今天 Decentraland 被炒得火热的 元宇宙房产 ,NFT 的规模和热度都在持续增长。但炒作似乎成了这个新兴概念的原罪,为 NFT 和元宇宙在社会公众心中的印象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作为用户虚拟财产的重要支撑,NFT 在经济逻辑上让用户的虚拟财产得以脱离互联网服务商而单独存在;同时也让虚拟财产不再是可以被 无限复制 的代码,成为了唯一独特的内容。用户的每件装备、皮肤都不再只是平台商提供的服务,而是可以脱离平立交易、具有独立价值的 财产 。

而作为用户 UGC 的重要权证,NFT 可以让用户产出内容的权属得以确认,同时也让内容流转的每一步都能够被追溯,让用户能够以 版权收益 的模式持续盈利,让用户投入 UGC 创作再无后顾之忧。

在区块链和 NFT 在元宇宙的应用当中,监管自然必不可少。在拥抱监管、配合执行国家相关法规政策的情况下,区块链与 NFT 或能成为元宇宙中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

据统计,2020 年全球碳排放量总计 210 亿吨、地球地面温度则上升了 1.96 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就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上表示,2030 年全球碳排放量需要较基线%,这一情况是极为迫切的。

而近年新冠疫情的突然流行,则被科学家发现竞对减排和环保起到了正面的作用。据国外研究机构数据,新冠带来的旅行封锁与外出缩减,2020 年燃烧化石燃亮的碳排放量环比下降了 7%,降幅甚至远超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时的减排量。

小米 VR 前负责人、微你社区创始人马杰思就对雷峰网表示,元宇宙的出现和流行很可能为碳中和起到 异曲同工 的作用。

马杰思认为,元宇宙才是通往碳中和的唯一路径。在物理世界中进行消费、满足需求一定伴随着大量的碳排放和资源消耗。随着人类生活意义和价值逐渐向虚拟社会进行迁移,人类对实体消费的需求也将急剧减少。

尽管现当今的数字化程度也正在加深,马杰思认为,这个进程还是以图文音视频内容的传播为主,内容也主要基于物理世界。 比如在一些频频平台上传播的吃播、带货、作秀内容,就仍然充斥着浪费。

元宇宙 · 十日谈 已经告一段落,而元宇宙行业的发展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作为元宇宙乃至整个互联网行业的观察者,雷峰网对待元宇宙有哪些态度?

我们对待元宇宙的态度是总体乐观的。尽管今天的元宇宙也有 2000 年互联网泡沫时的风险,但我们也相信,在大潮退去后,沙滩上总会留下优质的企业,并引领未来的市场潮流。

或许那时, 元宇宙 这个名字将被更替。而无论未来的 元宇宙 叫什么,人与虚拟世界的进一步融合将会成为互联网发展的大势所趋。

我们对待元宇宙的态度是长期主义的。元宇宙的落成绝非一日之功,其中如云渲染、VR 防晕、实时互动等 硬 门槛还存在不少。

在讨论元宇宙之前,要先讨论元宇宙的 基础建设 。这其中就包括云算力、AI、XR 等一系列支持元宇宙运行的 基本功 。

欧科云链的高级研究员孙宇林就将元宇宙的建设分为 底层科学 – 软硬件支持 – 产品入口 三个层次。脱开 基建 讨论元宇宙,这实际与 空中楼阁 无异。

元宇宙的赛道面临的将是一场持久战,而在这过程中,长期主义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种 美德 。

我们对待元宇宙的态度是具有建设性的。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在乐观主义和长期主义的观点下,我们更关注元宇宙落地的具体可实施方案,我们更关注在互联网计划过程中为元宇宙做出实质贡献的人和集体,我们更关注对元宇宙实际建成影响重大的关键性事件。

元宇宙可能对未来 10-20 年世界互联网格局产生重大的冲击。在这个过程中,雷峰网将作为一名亲历者,见证并报道这个历史的大趋势。

在未来,我们将会持续输出更多精彩、有料、有知识增量的元宇宙领域相关内容。还请继续期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