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国内新闻——中心北方网
黑龙江新闻—中国新闻网
滚动新闻_陕西新闻_华商
滚动新闻_新闻中心_新加坡频道华网
多达九名球员被抽调至国字号申花或对一线队名单进行调整
S11前LOL圈出事故韩国S赛冠军挑衅中国主播约战!阵容太豪华
“一校一品”校园网球新兴运动项目教师培训 ——开展校园网球普及型教学举办全员参与的赛事
欧冠大厮杀 两场14决赛提前预演决赛!
周末不躺平!网球发球要领你学会了吗? 全民爱健身
中超赛事主办方催促相关俱乐部按期限解决欠薪

元宇宙遇冷?看央视如何解析

4月17日,央视新闻频道播出了元宇宙主题内容《看上去很美——“元宇宙”揭秘》,共分为三个篇章《“元宇宙”揭秘 新闻背景:“元宇宙”的前世今生》《“元宇宙”揭秘 记者调查:虚拟世界的现实差距》《“元宇宙”揭秘 记者观察:元宇宙的技术“困境”》。其实这并不是元宇宙在央视的第一次亮相了,早在2022年春晚舞台上,“元宇宙”就被沈腾马丽的小品带出了圈,让更多人把目光投向了这个新兴领域。

“元宇宙”概念的大火催生了很多新项目的诞生,Facebook为此也改名为Meta,但已经过去一年时间,Meta在元宇宙技术上却并没有提出什么实质性的创新。较之去年,市场对元宇宙的概念逐渐趋于理性,褪去了追利的狂热,投资者和投资机构都需要冷静地好好想一想了。

这与2022年两会中多位政协委员的提议不谋而合,他们曾指出要对元宇宙进行冷思考,提出要警惕元宇宙“避实就虚”,尽量避免出现利用元宇宙炒作现象。而央视此次再次做出系列专题性的报道,也正是在冷静剖析元宇宙的现状和现有问题。

关于元宇宙是什么的说法有很多,业内普遍认可的一种观点是,它是由无数相互关联的虚拟社区组成的一个虚拟世界,人们可以使用虚拟现实头显设备增强现实眼镜,智能手机应用或其他设备在这里会面、工作和娱乐。元宇宙本质上是对现实世界的虚拟化、数字化过程,需要对内容生产、经济系统、用户体验以及实体世界内容等进行大量改造。

2022年新鲜热词“元宇宙”屡登委员提案,也让大家对它的身世产生了一些好奇,现在我们来复盘一下元宇宙的“前世今生”。

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一本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中,提到了“metaverse(元宇宙)”和“Avatar(化身)”这两个概念。书中描述人们大量时间活在虚拟环境里,在“Metaverse”里可以拥有自己的虚拟替身,这个虚拟的世界就叫做“元宇宙”,而元宇宙就是互联网的虚拟现实后继者。后被电影《黑客帝国》系列、《头号玩家》和最新的《失控玩家》一再演绎。

在国内,1990年11月27日,钱学森给自己的弟子汪成为(时任国家863计划智能计算机专家组组长)写了一封信,手稿中也出现了类似的描述,他称之为“灵境”,认为这是用科学技术手段向人输送视觉听觉触觉以至嗅觉,让接收者感到如亲身临境。

20世纪70年代到95年代出现了大量的开放性多人游戏,游戏本身的开放世界形成了元宇宙的早期基础。后来,2003年有一款游戏叫《Second Life》发布,在理念上解放现实世界中所面临的窘境,在虚拟世界当中,通过拥有自己的分身来实现新生活。

2021年,美国社交媒体巨头脸书(Facebook)宣布更名为“元”(Meta),来源于“元宇宙”(Metaverse),脸书(Facebook)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提出,脸书公司将要全面转型为一个“元平台”(meta platforms),并从多方面打造一个“元宇宙”(Metaverse)——一个沉浸式的虚拟和现实相结合的“元宇宙”。

此后,元宇宙一词成为被资本、社交媒体、大众关注和追捧的热点,也被各种技术平台和公司赋予了不同的诠释和解读。与之相关的概念股和数字货币、乃至游戏产品的价格也都大幅上涨。

元宇宙的出现已经打开了大家的脑洞,关于它有关的畅想可能是“脑机接口”连接虚拟现实的大飞跃;也可能是某些科幻作家一直在强调的碳基文明(包括人类在内的生化文明)与硅基文明(基于芯片的数字文明)的衔接器。

关于元宇宙概念相关的技术图谱,视频中专家给出了主要的六大类:区块链、物联网、网络及运算、人工智能、电子游戏技术、交互技术(包括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MR混合现实等)。

元宇宙其实是将更多的前沿科技融合在一起,不只是孤立地使用虚拟现实技术。正因如此,让元宇宙从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转化成了一个可以在真实的商业范畴里落地的存在,加速了数字世界的不断拓展。甚至有学者认为,元宇宙会成为继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代互联网。

不可否认,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试图颠覆手机赋予的平面世界,让我们进入深度化的数字世界。我们的生活处在三维的世界,但目前主流的显示设备都是二维的平面。纵观虚拟现实在各行各业的应用,虚拟现实技术目前仍然处在零星的、散状的实验阶段。

尽管目前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5G通讯可穿戴设备等底层技术应用逐渐成熟,但想要以现在的技术水平同时支持几十万人在线,全程语音交流、画面的清晰度、人物的质感等要求,依然还有一段差距。

正如「清华大学新闻学院元宇宙文化实验室主任」沈阳说道:“要达到一个比较好的元宇宙应用的线年左右的时间,所以达到一个比较好的元宇宙的状态,我们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一旦这些图像全部达到3D逼真的效果,对算力的要求将呈指数型上升。人力物力财力是考验之一,让众多公司认定一个统一的发展标准也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元宇宙主打的概念是虚实结合,看上去拥有广泛空间和多种可能,但目前还是一个尚未成型的新兴事物。影响元宇宙落地的虚拟场景的搭建、沉浸式设备的制造是目前不能回避的两大核心技术。

首先是虚拟场景的搭建,当前算力还远远不能达到要求。文汇曾发布:“从计算架构角度看,元宇宙必然是一种“云-边-端”协同的模式。然而,目前无论是云端还是终端,主流芯片的算力储备远远满足不了元宇宙应用的要求。特别是端侧算力瓶颈巨大,这是因为端侧不仅承担了部分智能感知算法,且更重要的是承担了最核心的虚实融合的真实感图像渲染算法,这类算法算力要求巨大且要求超低功耗,目前主流的端侧计算芯片均不满足如此严苛的技术指标。”

所以如果搭建数字场景建设,还需要满足:高并发用户的实时交互、多模态体验、对于虚拟场景和人物的高渲染精度与细节、从空心外表面多边形模式转向体素建模的建模方式等更高要求。

而针对沉浸式设备制造,目前大多数公司都认为,VR设备会成为元宇宙的重要入口。“沉浸式制造”意味着将VR、AR技术,融入智能制造以打造人、机与数据的可视化连接,并影响设计和生产产品的方式,很多知名互联网公司也开始布局VR设备提供“沉浸式体验”。

例如央视新闻中提到的触感背心,因为安装了触觉传感器,通过震动产生压力。就像生活中有人拍我们会有即时感觉一样,现实生活中的肢体接触通过触感背心可以完全实现;还有大家可能比较熟悉的VR眼镜,佩戴上眼镜我们可以“开会、站上演讲台、看到其他的同事等等”。从市场整体来看,沉浸式体验产品日趋多元化,产业边界不断拓展。

但是现实与生理问题依然存在,例如佩戴VR眼镜超过30分钟可能会产生晕眩、甚至呕吐的症状。「昆仑万维首席执行官」方汉给出了解释:“移动的图形芯片能够达到,比如说4K分辨率的120赫兹的刷新频率,目前的芯片产业还不足以支撑随身的VR设备支持这么高的分辨率,这样就导致了我们目前使用的移动VR设备都存在着晕眩、分辨率不高的问题,这个必须是随着芯片产业的迭代而逐渐达到的,我们的预期可能是在5-10年之后。”

想必大家还对江苏卫视跨年晚会上周深与邓丽君同台合唱《小城故事》《大鱼》等歌曲记忆犹新,这个“神仙级别”的舞台是数字王国运用单一消费级摄像头同步追踪细微的面部表情,以塑造逼真且具备情感表现力的全实时化数字角色,凭借此项顶尖虚拟人技术这才实现了与邓丽君天后级IP的创新结合,45名世界顶级特效师修正上百个版本,通过高科技实现周深与邓丽君穿越时空般近距离接触,让观众完全沉浸在表演当中。

目前国内虚拟数字人一方面趋向了虚拟主持、数字人明星等泛娱乐场景;另一方面是金融、文旅、教育等实用场景,虚拟人逐步走向商业化应用阶段。但对于想要进入虚拟世界的用户而言,以目前的技术水平,单人的表情实时捕捉都很难做到,成千上万的用户都想拥有自己的虚拟分身在目前更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

元宇宙的畅想不受物理世界的约束,我们在元宇宙世界中惊叹于未来科技,在数字世界中体验真实,在物理世界中感受虚拟融合。但是在这场元宇宙热潮中,我们依然需要理性看待,关于监管、界定、出现争议如何维权,这些问题还尚待解决。

最后用「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首席数字战略官」杜正平的话来做总结:“我们现在应该用一种欣喜成长的眼光去看待元宇宙,既不要盲目跟风,也不要盲目炒作,我们希望10年、20年过后,深度数字化的世界里面中国的各个公司,无论在基础设施、在内容平台、在应用平台上、在这种交互的软硬件各个方面都能全方位的崛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