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国内新闻——中心北方网
黑龙江新闻—中国新闻网
滚动新闻_陕西新闻_华商
滚动新闻_新闻中心_新加坡频道华网
多达九名球员被抽调至国字号申花或对一线队名单进行调整
S11前LOL圈出事故韩国S赛冠军挑衅中国主播约战!阵容太豪华
“一校一品”校园网球新兴运动项目教师培训 ——开展校园网球普及型教学举办全员参与的赛事
欧冠大厮杀 两场14决赛提前预演决赛!
周末不躺平!网球发球要领你学会了吗? 全民爱健身
中超赛事主办方催促相关俱乐部按期限解决欠薪

百人谈 元宇宙+教育爆发要再等十年

国内外一众互联网巨头相继展开布局,Facebook 宣布改名为 Meta 并成立元宇宙产品小组,阿里、腾讯申请了多个元宇宙相关商标,字节跳动在今年 8 月收购 VR 创业公司 Pico ,百度宣布将于 12 月 27 日发布元宇宙产品「希壤」。

元宇宙究竟是什么?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发布的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称,「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扩展现实、数字孪生、区块链、物联网、人工智能、网络及运算,都属于元宇宙的关键支撑技术。但在底层技术和应用场景都尚不成熟的当下,概念虽热,落地的产品和应用还很少。元宇宙究竟是互联网发展的必然趋势,还是新一轮概念的炒作?

环视教育行业,早在 2016 年 VR 元年之前,小熊尼奥就已经将 VR/AR 技术运用到了早教领域。如今,当科技提供了更广阔的想象空间,元宇宙涉及的技术和场景会如何与教育融合?在政策和市场的叠加影响下,教育与科技的结合将走向何处?

「我们在 10 年前就进入到 AR 的产品应用端,哪怕在全世界范围内,都算是做得最早的。」小熊尼奥 CEO 熊剑明向多鲸表示。

2013 年,小熊尼奥正式发售与 PC 端结合使用的梦境盒子。2014 年之后,又陆续推出口袋动物园、AR 地球仪等移动端 AR 早教产品。一时间,市场反响热烈,口袋动物园单月销售量破亿元,至今已覆盖超过 300 万用户。

2016 年,针对儿童在使用手机、平板等电子设备时交互不畅的问题,小熊尼奥开发了 AR 手持智能设备——天赋魔镜照照乐。当年,小熊尼奥完成 2.5 亿元 B 轮融资,成为国内 VR/AR 领域最大的一笔融资。

随后,熊剑明发现单手持握同样适用于阅读场景,「虽然市面上点读笔很早就出现了,但更多是被动学习,尚未解决交互友好度的问题。」因此在 2020 年,小熊尼奥又推出 AR 阅读产品趣智学。在这款产品中,AR 手持智能设备与 AR 互动绘本配套。例如,孩子可以透过手持智能设备看 AR 互动绘本,绘本的每一页内容都包含着大量交互场景,比如看到救火场景,设备就会出现虚拟的 AR 互动场景,提示小朋友紧急拔打「119」号码。

熊剑明认为,AR 玩具类产品的附加值和复购率不高,主要通过诸如 AR 等特色技术与硬件的结合获取流量。他表示,目前诸如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网络运营商、科大讯飞、华为等互联网科技企业都在拿这款基于 5G 技术的 AR 手持智能设备——趣智学讲商业故事。例如,科大讯飞旗下从事儿童硬件产品研发的讯飞淘云与小熊尼奥共同合作,前者利用自身在人工智能、语音识别等优势为教学互动提供技术支持,后者凭借自身在 AR/VR 场景化的积累,双方资源互补整合,共同开发儿童智慧教育市场。

AR 内容和硬件的自研,背后更是亿元级别的成本投入。熊剑明表示,「我相信在市场上找不出第二家公司,会在学龄前孩子的产品研发上投入两个多亿,以比成人还要高的标准,去做技术上的研发。」

但技术终究只是实现手段,内容和 IP 才是核心。与产品内容同步打磨的,还有小熊尼奥的动漫 IP。2015 年,小熊尼奥的母公司央数文化联合易动传媒共同打造第一季动画片《小熊尼奥之梦境小镇》,海外版通过亚马逊平台覆盖全球 200 多个国家和地区,还被韩国 KBS 电视台重金引入韩国市场。此外,小熊尼奥与熊出没、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等国内多个知名卡通品牌达成战略合作,并成为迪士尼首家 AR 内容授权商。围绕 IP 拓展衍生品 ,小熊尼奥也可以进一步实现内容上的延伸。「先打造沉浸式场景,再把 IP 和内容植入进去,打造一个结合科技、教育,寓教于乐、美好的童年生活场景。」熊剑明总结。

虽然小熊尼奥的产品内容与素质教育密切相关,但熊剑明更愿意将公司定位为教育产品型企业。与教育培训企业不同,产品型企业不做培训与服务,而是销售标准化、可复制的产品。产品型企业挣钱是做乘法,产品乘于销量。「我们从头到尾都不是一家培训公司,也从来不去做培训和服务。我们的产品,在线上,就像订阅杂志一样,按月送到家。在线下,也是通过代理商,在门店进行展示销售。」

「双减」之后,学龄前儿童的线上线下培训受到限制,与硬件结合的教育产品成为教培行业的转型方向之一。熊剑明认为,「双减」政策和市场趋势其实利好教育产品型企业发展,原因主要有三:

其一,家长对孩子教育的需求并没有减少。大众通常认为,相比 K12 教育用户,学龄前用户对教育产品的刚需性更弱。熊剑明指出,不论什么年龄阶段,教育产品都是刚需,家长付费意愿强烈。但过分强调教育产品的刚需化,其实是站在资本的角度,强化了家长的焦虑。「既然学龄前阶段,家长对带有教育色彩又好玩的产品需求存在,那企业要做的就是把产品质量做好,做得足够有趣。」

同时,小熊尼奥并没有通过价格战或营销战来获客。熊剑明认为,低客单价产品在获客时,往往需要放大消费者的焦虑,因此小熊尼奥选择低频次但高客单价的获客策略。「我们的产品客单价不低,一年三千多块钱,配置了硬件。但比起培训班,肯定要便宜得多。」

而在内容方面,熊剑明强调,小熊尼奥不会做超纲的内容,目前的课程依照上海学前教育二期课改打造。「现在很多公立学校都在用我们的课程,在芜湖,有十几个幼儿园已经用上了。」

其二,教育产品型企业的产品,多与国家一直以来提倡的游戏化教学理念不谋而合。2018 年 11 月颁布的《学前教育深化改革和规范发展若干意见》中强调「幼儿园必须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今年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也提出,「改革一年级教育教学方式,国家课程主要采取游戏化、生活化、综合化等方式实施,强化儿童的探究性、体验式学习。」熊剑明表示,「从 2009 年公司成立起,我们的定位就是用科技改变教育,将游戏化技术应用到教育领域。」

对于当下教育和游戏是敌是友的争论,熊剑明指出,「随着科技和时代发展,当下的教育与游戏之争就像工业革命时马车跟汽车之争,其实没有意义。教育企业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将教育产品做得跟游戏一样好玩,甚至比游戏更好玩。」

其三,硬件产品可以成为电子类产品的替代品,而独立硬件在防沉迷、家长控制等方面更可控。「如果完全不让孩子接触屏幕,这就走向了极端。要减少孩子对电子产品的依赖,就需要找到更好的替代品,养成孩子对产品产品良好的使用习惯。」

「双减」落地,素质教育迎来政策红利期,大量资本涌入。但熊剑明认为,素质教育的市场还需要被进一步教育。「在应试教育环境下,想要家长愿意主动让孩子去学一些看起来可能没什么用的东西,需要漫长时间的培养。如果转型后还是沿用那套应试和贩卖焦虑的方式,想着规模化去做素质教育,一切向着钱看的话,是在违背初心。」

创办小熊尼奥之前,熊剑明曾是中国最早的电子竞技类电视节目制作人,并在 2005 年宽带才刚开始普及的时候,创办了国内最早的电子竞技直播平台 NeoTV。而早在 2010 年,小熊尼奥与中央电视台「希望之星」合作时,已经通过网页实现一对一直播教学。从互动娱乐行业到教育行业的跨界经历,使熊剑明对元宇宙与教育的结合有着独到的见解。

在熊剑明看来,元宇宙一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是互联网的终极形态。不过,元宇宙的第一波爆发一定不在教育领域,而是娱乐领域,其爆发征兆是出现一款现象级的爆款游戏。「比如 2017 年大火的 Pokémon ,就带动了移动端的 AR 市场。到今天为止,教育市场的任何一个维度、任何一个技术领域,都不可能去跟娱乐市场比拼,所以元宇宙相关技术肯定最先应用到娱乐场景。」

而教育类场景应用的爆发,不仅需要相关技术,还需要硬件土壤。目前元宇宙基础设施尚不完善,与教育的结合需要更长的时间和耐心。熊剑明表示,现在讲元宇宙+教育,就跟 2005 年谈电竞、2010 年讲在线教育差不多。他判断「我从来不质疑元宇宙赛道,这就是技术发展的必然趋势。但如果想在教育场景实质性大规模地应用,还需要时间。元宇宙+教育,爆发要再等十年。」

同时,他直言,技术从来不是教育的驱动因素。「很多公司以技术为创业点,包括我们一开始也是只追逐研发技术,而没有考虑与内容的结合,其实走了一点弯路。技术永远是为需求服务的,而不可能驱动市场。大家都抢着布局元宇宙,但没有看到元宇宙相关技术能够为产品或者内容带来怎样的价值,等于是在追逐一个空的概念。」

要想实现大规模应用,就需要找到更贴近当前阶段的场景。熊剑明认为,元宇宙与教育场景的结合,未来一定是面向成年人,满足更加职业性、场景化的教育需求。「对一些实践场景依赖度特别高的领域来讲,元宇宙中应用到的虚拟现实技术有非常大的帮助。比如模拟真实的手术环境,或直观而形象地展现驾驶操作。」

在元宇宙的热度之下,小熊尼奥的业绩实现了爆发式增长。但熊剑明表示,不会因此加码元宇宙赛道。「我们已经在学前市场摸索了七八年,下一步还是会先聚焦这个领域,先把小熊尼奥的品牌做爆,对行业巨头形成较大的挑战,再去考虑第二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