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将如何影响国际政治?

自从10月底社交媒体巨头脸书(facebook)更名为meta,正式进军元宇宙(metaverse)以来,“元宇宙”这个词的热度就居高不下。一时间,“元宇宙概念股轮番涨停”“元宇宙虚拟地产交易价格半年翻倍”“元宇宙奢侈品市场规模高达数百亿美元”等相关消息不断刷屏,元宇宙俨然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财富密码。

12月10日,meta开放虚拟世界平台horizon worlds,正式迈出让元宇宙成为现实的第一步。在大型科技公司和初创企业试图把元宇宙概念变成一种可行的商业模式的同时,加勒比群岛国家巴巴多斯宣布将于2022年1月1日在元宇宙正式运行代表主权国家的数字大使馆。对此,有专家提醒称,元宇宙具有潜在的“国家安全”意义,它正从经济领域破圈到国际政治和社会治理领域,将对各国的政治制度、经济和社会产生深远影响。

今年8月,巴巴多斯外交部批准与全球最大的数字平台之一decentraland公司签署的一项协议,将在该公司的元宇宙平台设立大使馆,预计将于2022年1月1日开始运行,旨在为该国的技术和文化外交打开大门。同时,巴巴多斯政府正在考虑与super world和somnium space等其他元宇宙平台达成协议的可能性。decentraland公司拥有一个3d数字世界,由90601块“土地”组成。为了依法办事,巴巴多斯政府还聘请了法律顾问,以使数字大使馆符合国际法以及《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的规定。

阿根廷tn新闻电视台称,巴巴多斯的姿态是前卫的,并对其他国家有着不可忽视的示范作用。但这并不是全球首个建立在虚拟世界中的大使馆。2007年,马尔代夫在视频游戏《第二人生》中设立了一个外交办公室。《第二人生》在本世纪初期非常流行,也曾建立一个虚拟的“数字宇宙”。之后,其他国家纷纷效仿,塞尔维亚、北马其顿、马耳他、以色列、瑞典、菲律宾,以及哥伦比亚都在《第二人生》中开设了虚拟大使馆。

不过,无论是在《第二人生》的时代还是现在元宇宙的时代,开设数字大使馆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性行动,很难成为一个国家的真正代表。阿根廷tn新闻电视台分析称,“一些前卫的姿态往往有缺乏内容的风险”,十多年前在《第二人生》中开设的许多虚拟大使馆现在又在哪里?元宇宙大使馆只是一个门面,没有真正的内容支撑。

“通过网络搞外交的效果并不好。”前白宫全球参与事务主任布雷特·布鲁恩告诉英国天空新闻台,新技术不太可能取代旧的外交方式。他说,“外交将顽固地停留在旧的接触方式上,虽然拥有一个推特账户或一个元宇宙大使馆可以作为补充,但它肯定不会彻底替代真实的大使馆。只有少数几个国家能够有效地在网上提高自己的地位。”

“截至目前,元宇宙尚未形成非常成型的体验方式,实际上仍主要以网页互动的方式来呈现,并添加一些诸如虚拟现实等成分,当前我们很难想象各国大使馆办理签证等项目完全都能在元宇宙中的大使馆实现。”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研究员李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元宇宙开设大使馆目前仍停留在概念层面,和在社交媒体上注册账号、或自己建立大使馆网站、或在手机端做一个app,本质上并没有差别。

李峥强调说,未来如果元宇宙技术和生态更加成熟后,也许一些国家会在其中建立完全基于元宇宙的虚拟大使馆,可以履行现有大使馆的职能。但这种技术集成和运营,如何能让各类人群普遍接受,仍需要一个较为长久的过程。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沈阳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元宇宙里的大使馆和推特等社交媒体上的大使馆有几个重要区别。一是时空性有所变化,推特上是平面的,而元宇宙中是三维场景沉浸式的大使馆;二是在推特等社交媒体上,使馆以文本视频交互为主,但在元宇宙中,虚拟的人物形象承载了这一功能;三是未来元宇宙中的大使馆可能成为元宇宙里外交体系中的一环,可能承担部分经济功能,也不能排除可能对主权国家的外交关系产生一定影响。

实际上,围绕元宇宙展开的政治领域活动正日益增多。除了巴巴多斯外,韩国首尔市政府近期宣布打造面向市民公共服务的“元宇宙平台”,预计最晚于明年底建成,暂命名为“元宇宙首尔”。

在可预见的未来,国家和地区政府或公权力机构陆续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到元宇宙建设中,有专家分析认为,这些新进展将给传统的国际政治秩序带来一系列问题和挑战。

“这就好像地球上有一批人去了火星,最开始的时候,他们需要依赖来自地球的补给、帮助,但随着在火星上慢慢开始自给自足,他们和地球上的人的距离就会逐渐疏远。当年北美大陆脱离英联邦也是这样一个过程。未来,类似的事情或许也会发生在主权国家政府和元宇宙平台的建立者之间。”

沈阳认为,如果互联网公司被允许发行加密货币,一些诸如facebook、谷歌、苹果等科技巨头将在国际金融领域获得更大话语权,它们和主权国家政府的力量对比会发生很大变化。而未来随着机器人技术的成熟,也可能为这些巨头提供暴力机器。“尤其在西方社会,大型互联网公司干预大选的现象可能更加明显——事实上,现在这样的端倪已经开始出现。”

“元宇宙的愿景给研究国际关系的学者提出了一些实质性问题”,以色列数字外交博客网站称,目前,国家在数字层面和实体层面的不同涵义很容易区分,然而在元宇宙中,这种区别将会消失。这些会如何影响国家之间的关系和多边体系的基本功能?元宇宙需要什么样的国际法和新的审查规则?政府将如何采取行动防止元宇宙激进化?

同时,数字犯罪是在数字层面、实体层面,还是两者都在?换句话说,政府能够避免不规范的社交媒体公司犯错误吗?元宇宙的所有者或创造者会成为下一个全球权力掮客吗?那些建造元宇宙的国家会成为新的苹果和谷歌吗?如果是这样,他们的权力又如何被制衡呢?

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李峥这样解释元宇宙可能会在国际关系领域产生的影响:元宇宙是美国一些大型科技企业近来重点推出的概念,但目前只处在非常早期发展状态,因此其规则和治理还属于初始阶段。当下,这些科技企业必须遵守各国主权政府在人工智能、数据、隐私、安全等领域制定的规则,并在这些规则的基础上创造和发展。因此,当下元宇宙的发展依然是在现实中的国家治理范畴下,在短时间内也很难脱离国家的治理。

当然,大型科技企业在创造或建立元宇宙的过程中,也会形成一些彼此间互相承认的共识、规则和条款,但这些规则未来是否能真正成为具有实际意义的整个元宇宙的规则,现在还很难说。

“如今元宇宙的概念带有较强的西方色彩,以其为基础的应用和概念也更加符合欧美国家的相关规则和价值,但这一概念到底是否适合中国?我认为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与评估。”李峥认为,由于元宇宙依托各国数字经济生态和治理规则产生,不同国家的元宇宙也很可能出现不相容、甚至冲突的情况,彼此间也会带有国际竞争色彩。

虽然元宇宙仍处于其发展的早期阶段,但其“技术特征”和“发展模式”表明,它具有潜在的国家安全意义。香港《南华早报》称,与元宇宙相关的潜在风险包括一系列网络安全风险和“技术霸权”。技术发展较为滞后的国家寻求接入发展领先国家的元宇宙时将处于不利地位,可能面临歧视性的门槛和要求。发展较为落后的国家在元宇宙相关技术和产业链上可能存在短板和空白,即便其想通过自身努力进行追赶,也可能需要承担较高的成本,或者在此过程中加大对他国技术和标准的依赖。

与此同时,元宇宙还将对各国的政治制度、经济和社会产生深远影响。例如,它将成为一个国家的“政治思潮”及其社会文化的一部分,并对该国的政治文化安全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这些风险意味着,元宇宙的发展需要政府的必要监管和指导。

沈阳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无论是被称为“元宇宙”还是“下一代互联网”,接下来的全球社会将发生几个重要改变。“首先,全球各地的人通过互联网的联系将更加紧密,从意识形态到消费习惯,再到审美喜好,有可能进一步同质化。其次,在人工智能完美滤镜的帮助下,人类将首次可能出现性别、容貌、语种、种族和肤色的五大平权,虚拟世界的全球化将进一步加速。第三,在经济上,机器人的使用可能在一二十年后大幅度增加,当机器人的劳动成本低于一些不发达国家的劳动力成本后,许多发展中国家上升的路径将基本会被堵死,而资本和技术力量更雄厚的国家将成为得益者,国际格局可能走向固化。最后,大型跨国企业和政府间的关系将经历进一步调整,可以看到,最近几年欧美在这方面的监管正在加强,新生事物将对现有社会秩序带来强大冲击,而现有社会秩序也将产生巨大的反作用力。”

有一种观点认为,大型科技公司未来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国际政治中的一个重要“玩家”。对此,李峥表示,这一理念是最近几十年来全球化和西方新自由主义者所支持的观点,但从现实中看,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政治影响力受到很多限制,并没有形成一个独立于国家存在的政治角色。

恰恰相反,它们不仅要受到国家的监管,也要受到民意的压力,而它们的跨国扩张行为,还在相当程度上会受到被扩张当地的“反弹”——这种可以被称为“科技民族主义”的“反弹力”,远大于这些跨国互联网企业在国际上施加的影响。

至于中国政府应该如何应对元宇宙这个新兴事物,沈阳建议,中国首先应研究元宇宙的核心技术,避免在这个过程中“点错科技树”,这可能会导致整个产业的落后;二是要营造宽松、但又能精准治理的社会舆论氛围,把控重大战略风险,摒弃“完全零风险”的观念,因为“零风险”也往往意味着“零收益”;三是要鼓励中国的高科技企业走出去,中美未来会在元宇宙领域有激烈竞争,竞争走到最后可能还是会变成市场大小的问题,如果中国企业只占据中国市场,而美国企业大量占据中国以外的市场,则中美间依然会出现力量不平衡的问题。

新加坡英文电子杂志《思想中国》称,元宇宙提供了一个实验的机会,以改善甚至彻底改变当前的全球治理体系。随着元宇宙相关技术的成熟,当主权国家和国际组织也在元宇宙中发挥积极作用时,有可能复制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的概念,并在元宇宙中创建一个全新的“自治联合国”。在不受任何权力中心影响的情况下,所有国家或国际组织作为dao的节点,无论其物理大小或实力,都具有平等的投票权,以应对虚拟世界面临的共同数字威胁和挑战,如网络安全、数字金融和数字不平等等。

在虚拟世界的元宇宙中,对全球治理有效的方法也有望被学习、转化和复制到现实世界中,这样各国也可以合作、协调和共同应对全球性威胁和挑战,如地缘政治冲突、气候变化、粮食安全以及社会不平等等,从而为人类文明掀开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