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国内新闻——中心北方网
黑龙江新闻—中国新闻网
滚动新闻_陕西新闻_华商
滚动新闻_新闻中心_新加坡频道华网
多达九名球员被抽调至国字号申花或对一线队名单进行调整
S11前LOL圈出事故韩国S赛冠军挑衅中国主播约战!阵容太豪华
“一校一品”校园网球新兴运动项目教师培训 ——开展校园网球普及型教学举办全员参与的赛事
欧冠大厮杀 两场14决赛提前预演决赛!
周末不躺平!网球发球要领你学会了吗? 全民爱健身
中超赛事主办方催促相关俱乐部按期限解决欠薪

元宇宙元年背后:投资人无奈炒币者“接盘”|抵达2021

2021,抵达太空的三位宇航员从中国空间站远眺蓝色家园,并朗读了巴金:“我知道,生活的激流是不会停止的……”接着表演了一个后空翻。回望在蓝色星球的这一年,繁难的人类生活和无穷变化的时代缝隙中,亦不乏“失重”后腾挪辗转之人。

刻度年终策划“抵达2021”,记录那些为时代转型留下微小伏笔的故事。他们中有“双减”后转战棋盘的英语教师,也有离开互联网大厂重新定义职业生涯的职场人,有被“元宇宙”热潮裹挟的个人投资者,还有体会育儿艰难后重新思考父职的二胎爸爸。和太空宇航员一样,普通人在历经数次艰难但终究完成的抵达后,也将再次出发。

在很多人都没弄懂元宇宙到底是什么的情况下,无论是投资精英或是普通人,似乎都不可避免被卷入这一浪潮之中。国外有Facebook宣布改名为“Meta”,扎克伯格号称5年内转型为元宇宙公司,国内则有腾讯、字节跳动接连布局相关产业,带货达人罗永浩进场创业,娱乐明星林俊杰12万美元买入虚拟土地……

一级市场投资人双琪(化名)一直专注于半导体等科技领域方向的投资,但今年同样被元宇宙概念的横空出世搞混了头脑。

“按照我个人的理解,科技硬件领域的很多项目如今都套上了元宇宙的概念,但是VR/AR相关的项目早在五六年前就已经存在了。”

双琪对笔者表示,投资人决定是否投资一个项目要看“内核是什么”,因此他本人不会过多在意元宇宙的概念“加持”。

双琪在2020年底曾看过一个案子。“其实就是做VR头显设备的早期项目,当时我们给出了百万一级的估值。”

“最搞笑的事情发生了,今年下半年元宇宙概念大火,有同行直接给出了千万级的估值。”双琪说道。

双琪解释说,这会让投资人感到很为难。一般很少会有创业者愿意选择给钱少的投资方。“但是,就算我们再怎么看好那个项目,我们也不可能投出超过我们认知的金额。”

根据第三方平台烯牛数据的统计,今年下半年元宇宙领域的投资案例披露明显多于上半年,而且有逐渐上升的趋势。

根据双琪的看法,投资事件的披露有一定的延迟,虽然第三方数据平台的数据不一定准确,不过数据的变化趋势却可以看出一定的门道。

“但是,我们处在这个尴尬的位置,假如同行业的人都这样去估值一个项目,你一个人的力量无法扭转整个行业的变化趋势。”双琪说。

不仅仅是一级市场正疯狂,二级市场的元宇宙概念股也活跃异常。自从今年9月以来,元宇宙概念股就表现得非常火爆。被戏称兼具元宇宙、游戏和白酒概念的中青宝股价一度上涨超300%,从低点的12.4元/股上涨到42.63元/股,易尚展示一度实现7天5板,被称为A股元宇宙龙头的歌尔股份股价也创新高,一度达到58.43元/股。

“你可以说我是棵韭菜。”去年还在投资数字货币的冬雪(化名)今年又选择追逐元宇宙,但她现在却感到很苦恼。

冬雪说:“我去年和你说过,我自己买的乱七八糟的币,有些根本无法套现。今年圈里都在传国内管控会变严格,所以我把能出手的都出手了,我离场了。”

2021年10月13日,国内最大虚拟币交易平台币安发布通知:为响应国家政策要求,将从2021年12月31日下架CNY交易区,同时清查平台用户,退出中国大陆市场。而在此之前,国内其他两大虚拟币交易平台也都选择退出这块市场。

冬雪说,自己大概买了10多万元人民币的数字货币,最后离场时,也就套现了5万多元人民币。“但是挺不甘心的,毕竟周围也有人靠着十万本金成为了千万富翁。”

“所以,数字货币无法炒作之后,圈里的朋友就提到了元宇宙的概念,还和我说这也许是个新路子。”冬雪说。

冬雪告诉笔者,最开始她并不懂什么是元宇宙,她炒数字货币的朋友就给她推荐了一些书籍。“反正那些书也不贵,他们推荐给我,我就买了。”

根据冬雪的介绍,这些书她大概扫了一眼,真的没看出“啥门道”。“感觉书中的很多内容过于虚幻,更多像是信息汇总,对于只想赚钱的我没有一点帮助。”

根据公开信息查询到,《元宇宙》这本书由中译出版社于2021年8月1日出版,作者为赵国栋、易欢欢、徐远重。其中,赵国栋是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原来重点研究方向恰好是区块链。

冬雪说:“后来我又买了元宇宙的课程,感觉和我买的书里讲的大同小异。如果你问我听过以后到底有没有用,我只想反问一句,你觉得现在真的有人能定义什么是元宇宙吗?”

以“得到”上的陈序《元宇宙12讲》为例,仅这一个平台上的数据显示,目前已有约7.1万人加入学习,原价是49元,算下来这门课程已经累计收入了近350万元。

冬雪说:“所以,兜了一大圈之后,我的选择还是拿钱去追A股所谓的概念股,结局很明显,追高,套在山顶。”

同样追了元宇宙概念股的祥哲(化名)对笔者表示,看这东西涨得凶,就追了进去。“虽然本身没太懂元宇宙这当中的逻辑,但是炒股这么多年了,很多低价股也没有什么逻辑可言不是,我觉得概念就是个由头,看量,下手就完了。”

冬雪说,自从投资数字货币失败后,由于有了亏空,感觉自己宛若没头苍蝇,急于找到新的标的来回本。“说白了,就是冲动了,着急了,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就是硬扛了。”

JP摩根的分析师罗琳(化名)对笔者表示,目前来看,所谓元宇宙的产业布局其实还很初级。

根据她的看法,目前真正布局元宇宙的公司大概有5类:一是从社交领域切入的科技公司,比如腾讯,这类公司试图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切入;二是充当平台对接类的公司,比如Facebook,扎克伯格已经将这家公司改名为Meta Plateform,希望通过同上下游公司合作来完成相关生态的布局;三是游戏类公司,比如Roblox,这类公司有着先天的生态,可以看作是一个“宇宙”的雏形,然后将各项技术,甚至于文明,填入其中;四是纯硬件公司,比如国内的歌尔股份,做VR/AR相关设备;五是其他各类公司,包括蹭概念的。

罗琳还补充道,其实这个分类并不完整,只能说是基于目前已有的形态来划分的。“说句心里话,科技发展这么快,你觉得这些已有的所谓的元宇宙公司有很强的市场壁垒或者技术壁垒吗?”

基于这一判断,罗琳认为,在不久的未来,这一领域很有可能会出现更具竞争性的玩家。“所谓元宇宙,无非是个概念而已,如果真的能有带动产业的现象级产品出现,格局很容易发生改变。”

2021年12月2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一篇名为《元宇宙:下一代互联网的发展目标深度关注|元宇宙如何改写人类社会生活》的文章,提出世界上没有称为“元宇宙”的单一技术,元宇宙是现有各种技术的组合和升级,可以理解为“3D版的互联网”。虽然元宇宙为互联网行业的未来指明了方向,但元宇宙也存在很大的泡沫。

罗琳还预测,随着5G甚至6G的技术不断更新,AR/VR等相关技术会快速发展,现在已经出现的脑机接口也会快速完善,硬件和软件会相互促进,很有可能会出现新的行业景观。

“不过你要是问我是否要投资元宇宙,我只能这样说,无论是投资机构,还是个体投资人,现在就想选择出明确的标的,这是一件很难说的事情。因为元宇宙的前景太广阔了,广阔到你根本无法做出选择。”罗琳表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