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幺宇宙上官芸:元宇宙需要社会治理的意识和规则

在零幺宇宙(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零幺宇宙”)执行总裁上官芸与《链新》访谈的过程中,她多次提到“一切数字创新和虚拟创新是服务于实体经济”,“区块链和元宇宙的生态建设要有社会治理的意识和规则”,同时,其不断谈到零幺宇宙的愿景――“用技术推动社会公平、守信、可持续发展”。尽管在上官芸看来,这个愿景的设定,在一家科技公司当中多少有些“特别”。

关于零幺宇宙在行业中的定位,上官芸表示,零幺宇宙希望能做元宇宙数字资产管理的运营商和服务商,成为用户进入元宇宙的入口和桥梁。

零幺宇宙成立于2020年,是联合上海树图区块链研究院共同发起的,一家以区块链和隐私计算技术为基础,提供数据可信治理、数字资产管理产品与技术的科技公司。该公司基于树图共识算法,推出联盟链平台“光笺链”。目前已在城市公共资产、工业、文化等领域的数字化资产存管方向有完整产品方案。

作为零幺宇宙的执行总裁,上官芸本科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信息安全专业,之后在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获得信息安全硕士学位,并在复旦大学获得MBA。上官芸曾获多项物理、数学、科技创新奖项,是盛大网络首批“牛人计划”成员,曾担任粉丝网联合创始人、中国国家品牌网高级副总裁,拥有十余年科技和互联网方向从业、创业经验。

上官芸:我本硕都是学的信息安全,侧重于密码学,2009年毕业的时候正好是比特币白皮书在“密码朋克”邮件组发布的那一年,因此从一开始就有所关注。但是最初只是作为一个技术的乌托邦理解,并没有太多的期待。

2017年,国内区块链技术开始普及,我觉得区块链是一个非常新的方向,而且它既有技术的基因,又有互联网的基因,所以我认为这里可能是自己的下一次出发的契机。

上官芸:零幺宇宙的英文名是Bitverse,“零幺”代表0和1,这是比特世界的基本粒子,也是数字世界的最小单位。我们相信,零幺宇宙会成为未来数字世界互联互通的基建底座。设立零幺宇宙的初衷是希望通过区块链的结构方式,在国内的数字化升级中有所创新。希望改变现有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的生产方式和分配关系。

《链新》:你们开发了“光笺收藏家”这个数字收藏品平台,为什么选择从NFT领域入手?

上官芸:其一,是我们团队有几位骨干原来在互联网行业、文娱行业有较丰富的从业经验。其二,我们意识到在文化创作这个领域,其原有的创作方和发行方的生产分配关系到了一个该变革的时候,这里有一些创新的机会。

上官芸:“光笺收藏家”是与阿里拍卖生态伙伴合作搭建的数字收藏品平台。包含了IP方的信息的存证、产品上架、产品的交易流转和交割,截至目前,已合作IP方100+家,日均成交500+件,成交价格从几百到上万不等,累积存证用户数万人,平台并发TPS能力达10万级。

上官芸:加速了我们to C方向的业务布局。原来我们的设想也是要做个人数字资产保险箱。元宇宙的火热,使得“数字资产”的热度加速升温,并且数字藏品作为数字资产的入门类别非常直观,我们下决心更快推出产品。

上官芸:我们理解元宇宙的基层核心,首先是技术底座。现在很多像做芯片、虚拟引擎、AR/VR这样的技术型公司正在入局。在技术底座之上,还有两个要素很关键。一个是治理规则,大家对元宇宙的想象和寄托是希望构建一个新型的“数字社会”,需要有适应元宇宙的“社会规则”。另一个是资产层面,未来会有很多个元宇宙,其中2/3的成本都会花在展示素材的制作上,在一定程度上造成资源的浪费。比较适合的方案是,用户带着自己的个人资产和数据偏好,进入到不同的元宇宙中去互动。而数字藏品恰好是进入元宇宙的钥匙。

我们想扮演的角色是,为用户提供资产的保管与流通的技术服务,用智能合约去实现其中的一些重要“治理规则”和“约定”的执行。这也是我们入局数字藏品领域的一个原因。

《链新》:但目前来看,各个大厂都在不同的链上开发自己的元宇宙,如何打通链上数据呢?

上官芸:跨链,其实不管从技术上,还是从应用层的方法上,都是有解决方案的。只不过现阶段大家希望通过做底层来跑马圈地。但我们的心态相对来说要开放一些,一方面我们会希望大家用“光笺链”,因为它的并发、稳定、安全性都是经得起考验的。另一方面,我们会在应用层面推出多个产品支持用户跨链交互。目前,我们正在与多个平台沟通合作,帮助用户实现跨链。用户可以把“光笺链”作为一个元宇宙的出入口。

上官芸:我们会深入参与元宇宙的构建,但目前还没有打算做一个完整的元宇宙。我们的定位更多的是元宇宙的基础建设服务商:一方面为创作者提供数字创作工具;另一方面是打通不同的平台,实现数字资产互通。

上官芸:元宇宙是个虚实结合的行业,我们认为一切数字创新和虚拟创新都是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我们做数字世界的互联互通去赋能创作和商品经济的创新,相信是有积极意义的;同时,我们承接了很多来自政府和大型国企数字化转型的需求。目前,在物理城市的数字化方向,也做了很多工作。

上官芸:目前,我们承接了武汉某片区数字城市的建设。这个项目是个很好的契机,把我们的技术储备和积累都拿出来了,我们用区块链和边缘节点构建了一套数据“神经系统”,用边缘侧隐私盒子把城市中部署的摄像头、传感器等成千上万个物联网设备连接起来,配合数据中台,形成一套可以让数据上传下达的治理平台,为城市数据化决策、多部门数据融合治理等提供支撑,是一个很难得的完整场景实践。

其中,我们也学习到真实城市的管理运行需要考虑的“治理规则”和人本思维,这在数字城市中也有很多借鉴。

上官芸:过去的智慧城市是条块化建设的,各部门有独立的需求和规划,侧重于基础智能设备的铺设,但是采集积累的数据很难二次利用,更别提互联互通。如今,智慧城市的规划性更强,协同性也更突出。零幺宇宙通过区块链、隐私计算、边缘计算等组合技术工具,打造了一个可以满足多部门管理需求的“数字底座”和场景抽屉,具备智慧交通、停车、照明、追踪、环境监测等多功能应用下发和数据传输的供给能力,所形成的城市数据“神经系统”已成为城市级虚实相生平台的关键底层支撑。

上官芸:我们已经做了一个示范区的功能上线,运行效果非常好,这套系统从两个方面构建可视化的线上城市。一个是从管理方,涉及到公安、交管、电力部门等,就是城市的主要管理部门对城市的运行状态,可以线上可视化直观地触达和管控。另一个是市民端的可视化,产品目前正在开发。

上官芸:管理部门可以在中控台直观地了解到城市各个环节的运行状态,并快速下发管理任务。比如有个地方的路灯坏了,或者摄像头失灵了、窨井盖移位了。在线上的系统里很直观地看到,并且通过这个系统迅速分发任务进行维护,且所有的进度和效果都是直观可视的。

对市民来说,假如你走在路上手机没电了,可以在路边很方便地找到一个服务点,上面就会有充电口自助解决应急充电需求。或者,在未来智能道路上,有专门为自动驾驶设置的传感器和数据枢纽,需要和汽车、交通信号灯等智能设备进行数据互动,安全识别智能设备的身份和传输可靠信号,提高整个城市的智能化水平和市民服务能力。它是完全为未来城市构建的一套基础设施。

上官芸:任何一个市场,特别像元宇宙这么辽阔的主题,前期肯定会有大量的造势,只有充分的造势,才能让一个行业充分繁荣。而且元宇宙是一个to C的方向,前期会有过度造势,也会有泡沫。等泡沫破灭,才会到达市场真正的沉淀和形成代表未来格局的产品出现。

上官芸:国外的元宇宙更多在直接面向C端的互动社交和分布式治理方面,国内还是强调支撑元宇宙发展的底层技术和创新产品。虽然国外先我们一步开始布局元宇宙,但我相信中国人在应用和创新方面的能力是非常强的。因此,一旦政策明朗,中国在元宇宙方面的创新和迭代演进的速度会非常快。

《链新》:现在大家纷纷都在布局元宇宙,你认为什么样的企业能够真正在这个赛道取得成功?

上官芸:其一,由于元宇宙是个to C的市场,我觉得做元宇宙必须要有城市级和生态级运营的思维和能力。其二,元宇宙平台需要多次IP的创作、发行的能力,以及技术产品支持。像迪士尼这样的公司具备丰富IP和衍生发行基础,如果要做元宇宙,应该会轻松很多;当然,零幺宇宙会成为很多伙伴迈向元宇宙的重要助力。

上官芸:现在的技术发展速度和以往相比越来越快。服务于元宇宙的AR、VR产品,我相信2022年就会陆续推出。据我们所知,业内有很多公司已经在做了。虽然今年的产品可能仍然不是特别令人满意,但在5年内,它就会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形态了。

上官芸:最大挑战就是现在就是整个行业,有很多东西还不清晰,比如监管的态度,市场的格局等;而行业已经热起来,会有一段时间喧嚣和乱象。对于我们来讲,必须要理性选择自己资源和精力投入的方向,把一两个点打透,站在行业的助推位上,广泛合作提升壁垒,这是一家新兴科技公司适合的选择。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